文: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苏赞 林琳
图 :受访者提供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吴绍锋

一位乡村妇女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我希望闯出一番新生活!”2021年春节刚过,已经46岁的乡村妇女陈翠练道出了过去四十多年一直深藏的梦想。辍学打工、被指派婚姻、当全职妇女……这些年,她经历了大多数乡村妇女可能遭遇的人生。

其中,正是在被指派婚姻的那段经历中,陈翠练被骗回村结婚,没有自主权,却又心有不甘,“突然就在某天醒(悟)了——我不能这样过一辈子,我要改变。”不愿人生轻易被框住,她选择了逃离——为此试过进工厂、回农场、自学创业,折腾一年又一年。

她们本该是乡村振兴的主角,但缺乏社会支持。在更多的地方里,更多乡村女孩读书读着读着就“不见了”,接着辍学打工或务农;长大后结婚生子,孩子父亲出外打工,自己则为照顾孩子留在家,兼做零工赚钱,人生从此局限在农村中。

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全国首家致力于乡村妇女发展的非公募基金会,绿芽一直希望为扎根乡村、希望改变乡村发展现状的女性赋能,帮助她们针对乡村痛点,提出适合当地的解决方案。也是这些年,包括陈翠练的一批又一批乡村妇女在绿芽支持下成为乡村创变者,建公益图书馆、开儿童周末课堂、打造生态农业体系,一系列微妙的变化正在发生……

陈翠练(左一)

逃婚:选择自己的生活

1974年,陈翠练出生在广西,上面有四个姐姐,自己是家中最小的孩子。那时,没有人知道陈翠练将在往后的时间体验到大多数乡村妇女都可能遇到的挑战和压力——陈翠练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迷迷糊糊辍学了,此后到县城找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做饭的活儿,包吃包住,月薪却只有80元。

没多久,陈翠练到深圳,期待着在一座高速发展的城市里掘到“第一桶金”,屡次寻工,终于进到了工厂。“在那里待了3年,觉得城市里的打工生活充满了新鲜感,以为会在这里待下去。”她说,直到一次,母亲发来了病重的电报——“母亲病重速回”,自己急急忙忙地辞了工赶回家。陈翠练至今还记得,一进家门,看到的不是母亲,而是一个陌生男子,“父亲跟我说,这是为我物色的丈夫,今天就要为我和身边的陌生人订婚,病只是个幌子。”

陈翠练觉得,脑子当场嗡一声地炸开了。那一瞬间,她喊道:“第一次见面就要订婚,婚姻大事就这样决定?我不同意!”但陈翠练说出的这句话,显然不够分量,婚礼如期筹办。她告诉记者,“随着婚礼临近,自己越来越不甘,坐立不安,到了婚礼前一天,好像突然就醒(想明白)了”。

陈翠练(右一)初进工厂。

陈翠练(右一)初进工厂。

陈翠练自说自话,“怎么办?难道我就这样跟一个人结婚过一辈子了?不行,我得逃跑!”在婚礼当天,天还没亮,她早上四点起床,捡了两套衣服就跑了。等父母发现婚礼办不成的时候,陈翠练已经坐上了开往始兴的车,去投靠在深圳打工时结拜的姐妹。“那时候,我刚到目的地第二天,就发大病,去医院做手术,也是全靠结拜姐妹的哥哥,才挨过难关,我们也因此结缘,结了婚,后来,丈夫在家带孩子,我出去打工。”她说。

2003年,陈翠练已经在电子厂工作了7年,每月工资涨到两千多元。流动资金多了后,她开始想创业。那时,陈翠练已经存有8000元,“刚好村里有一大块地可以承包,一千元一年,租期30年,我租下了整个山头。”她告诉记者,“当时其实心里没底,但还是希望回到丈夫的乡村广东韶关始兴,放手一搏,干一番事业。”

自由,有价值,有意义,这才是陈翠练想要的人生。

陈翠练一家三口。

陈翠练一家三口。

创业:回到乡村折腾

没人知道,放弃了稳定工作的陈翠练能折腾出什么,连陈翠练自己也不知道。最开始,她在山头养了一千只小胡鸭,却因为各种原因,全部没养活。陈翠练接着又向以前的工友借了1万元,买了500只鸡,希望重新开始,才算是看到了一点点希望。她回忆道,“为了打开市场,自己还琢磨出了‘市场营销’的手段,开展‘免费品尝家鸡蛋’活动,销路逐渐打开了。”

然而,要把一个山头的农业产业做好,还需要不少的技术。彼时,在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支持和赋能下,同样在始兴县扎根的乡村妇女吴秀兰发起了始兴县绿芽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链接专家技术资源,为周边农户从事生态农业提供技术支持,让更多农户生产出让消费者安心的农产品,并在此基础上,通过市场调研培训、实地调研,让农户了解消费者市场、找到适合自己的销售之道。

陈翠练丈夫在养鸡。

陈翠练丈夫在养鸡。

从周边养殖业同行了解到“生态农业”这一新概念后,陈翠练抱着好奇心情参加了广东绿芽农村妇女发展基金会的培训,了解生态农业技术如何节省劳作成本,并提高产品的口感。当时的培训讲师吴秀兰回忆起陈翠练,充满了肯定:“你看她已经46岁了,但是她在课堂上是最敢举手发问的。”

陈翠练则说,“我最初其实觉得,拿8000元的家当回来创业,很没有底,但自己在绿芽找到了信心和希望,通过学习生态农业中的养殖零排放技术,我们一家一年可以节约近一万元的人工成本,并在2021年春节前夕种起了数百颗三华李,在生态养殖鸭子的基础上,建立生态种养循环系统,希望为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产品。”陈翠练透露,同时,自己也有了更多空闲的时间来学习更多技术,甚至参与当地的公益活动,把技术、善意与爱心带给更多的乡村妇女。

陈翠练培训中(右)。

陈翠练培训中(右)。

公益:为更多乡村妇女赋能

在始兴县,更多变化正在发生。
农业技术支持,其实只是吴秀兰发起的始兴县绿芽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一部分功能。“实际上,这是当地第一个为乡村妇女、留守儿童提供服务的社工机构,开展许多诸如农业培训会、夏令营等公益活动。”相关负责人透露,始兴县绿芽在过去四年时间里,联结了50多位城乡义工,将留守儿童服务从一个村扩展到了三个村。

乡村妇女不是一个固化标签,实际上,在获得更丰富的社会支持后,她们正是乡村振兴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上述负责人表示,自成立以来,绿芽一直在寻找扎根乡村社区并希望实现个人和社区价值的乡村女性,通过线上和线下的体验式培训,推动乡村女性个人成长,培育乡村妇女自组织,搭建乡村女性创变者行动网络;整合多方资源,支持乡村妇女自组织运营乡村社区中心,回应社区需求,与社会各界共创妇女儿童友好乡村。

广东始兴县绿芽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团队,左二为吴秀兰(扫描二维码可了解和支持该乡村项目)。

广东始兴县绿芽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团队,左二为吴秀兰(扫描二维码可了解和支持该乡村项目)。

“在中国的乡村有一群乡村妇女,她们的成长历程中不可避免遇到了许多时代的坎坷,但不论跌倒多少次,转念又拾起信心再出发。”上述负责人透露,截至 2020 年,绿芽基金会累计为线上9382名乡村姐妹社群提供服务,累计支持乡村妇女自组织110个,通过资金支持、线下培训、工具包等方式累计支持了128个村庄的乡村姐妹,让改变从“人”开始,并泛起涟漪,影响一群人。

其中,有的人和吴秀兰一样搭建了社区平台,成立社工技工;有的人筹建了一家公益图书馆,为村里的孩子提供不亚于一二线城市的儿童阅读和教育氛围;还有的创建了社区餐厅和社区中心,为妇女提供创业机会,还和当地的妇女开起了儿童周末课堂,让姐妹们可以农活、带娃两不误。

这些改变并非一蹴而就,无论是场地还是课程,每一次乡村妇女赋能都有赖于社会的爱心支持,覆盖产生的成本。为此,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携手爱德基金会发起了“支持乡村妇女创变,共创美好乡村”项目,旨在赋能乡村妇女儿童、促进城乡融合,共创妇女儿童友好乡村。“任何一个公益项目,其实都需要社会多方的参与,每个人都支持一下,合力赋能。”上述负责人表示,“希望新的一年,更多人加入共创妇女儿童友好乡村的公益行动,参与支持,成为绿芽公益合伙人,一起见证乡村变化。”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客户端
                                                        原文链接:https://www.gzdaily.cn/amucsite/pad/index.html#/detail/1500132?site4&columnI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