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五,心血来潮去闻说已久的从化乐明村绿芽基地。已经在路上,却想起并不清楚确切位置,也不知春节期间是否开放。只能向蔡老大求助,幸运得到当地老乡军叔的电话。

  沿着流溪河走,从黄龙村开始上山。那些山路瞬间让人进入了赛车模式,心中暗暗惊异,这些破烂山路,直接能勾起我从云贵去矿区的记忆。(后来才知道,是建设大广高速期间,往来的过百吨货车碾压至此。)

aa

  一路颠簸,与流溪河水域不期而遇,只能说它安静得很惊艳。

as

  当我看到这个牌子,才确认自己没走错路。

ad

  在山间的村落,遇到这个由学校改造而来的基地,有点神奇的感觉。


afagahaj

  致电当地老乡军叔,麻烦他带我们四处参观。al

  听说他叫小七。az

  很惭愧地被百军叔拉去吃了一顿大餐,当然,酒是少不了。同桌的年轻人都很骄傲地说,其他村的人都怕上来吃饭,就是怕喝酒!ac

  玩过滴滴金,军叔的儿子阿彬送我回房间。在楼上看着夜里的村庄,聊了很久。

  绿芽的基地,带来了有理想的公益人,也带来了像我这样有点好奇心的普通人。而对当地老乡来讲,这些进进出出的年轻人挺有意思,挺有活力。从老乡们的语言中,我能感受到一种信任和认同,我深受触动。

  酒力慢慢上来,躺在床上,想到阿彬说起的野猪、白鹇,想到破烂的山路,想到来不及欣赏山间竹林落叶打在挡风玻璃。不记得是怎样来到这里了,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图文by:李汉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