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们的身份背景各不相同,她们有些是高中老师、有些是社工、还有的是在校学生,但对于性教育的热情却让她们走在了一起。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探索其中几位辅导员的故事,见证她们的突破和成长。
6月24日晚,为期近一个月的绿芽亲子性教育辅导员培训告一段落。在这段时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21名性教育辅导员们共同完成了专家授课和课程实习的环节。 
尽管这些辅导员们的身份背景各不相同,她们有些是高中老师、有些是社工、还有的是在校学生,但对于性教育的热情让她们走在了一起。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探索其中几位辅导员的故事,见证她们的突破和成长。
她们分别是积极热心的老师吴培娟、勇于挑战的社工刘璐、严格谨慎的社工陈兰和温暖感性的社区项目负责人叶文婷。她们在性教育的路上有不同的步伐,但一样有了不少的进步呢。第一位介绍的辅导员是吴培娟。她热心教学的同时发现,原来性教育是不可缺少的,甚至比教学还重要。

 

如今已是高中心理老师的吴培娟,第一次萌生出想学习性教育知识的想法是在2010年。那时候她入行不到三年,还是一个新人老师,按她自己的话说“还没什么经验”。没什么工作经验的她遇到了第一起性侵案件。性侵案发生在女生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里。女生是一个农村的留守儿童。一开始吴并不知道女生遇到了什么。在女生用文字描述了实施性侵的人的一系列动作之后她才知道这个女生遭受了性侵犯

八年过去了这个细节还是深深地印在吴培娟的记忆里。在得知女孩的遭遇和家庭背景之后,吴培娟工作的学校免除了她所有的学杂费,并鼓励她多参与学校活动、学习一些文化知识、认识新朋友。然而,女孩最终没能完成学业,在高一结束前就退学了,因性侵带来的创伤始终没有愈合。
 “这件事情其实对我触动特别大,我知道她其实很内疚,觉得对不起帮助过她的学校和老师。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想,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我到底该怎么帮助这些孩子。”
到了2011年,吴培娟的学校有一个女生在怀孕期间发生了性行为,女生的阴道出血,老师们通知了女生家长,但她的家长却是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把孩子丢给班主任去处理。经常在学校里和家长学生打交道的吴培娟很快意识到这些案件中家长角色的缺失“在这些案件中很少有家长主动来和我沟通。”

发现这一问题的吴开始更多地思考她可以怎样帮助家长改变自己的观念避免孩子受到二次伤害

七年多的不断学习,在吴培娟的努力下,她所在的学校开设的性教育课程从两节增加到四节,再到现在的六节。她希望能持续探索课程,建立一套更完善的性教育课程体系。

在性教育的道路上,她也见证了绿芽的成长。2016年,她参与了绿芽主办的针对中学老师的性教育培训课程。现场还给老师们发了教材,当时她对绿芽的印象是 “对性教育很有热情,但教材的用处不大,太过于理论化了” 。2017年,吴开始感觉到绿芽有更多的实践,于是她在你我平台上申请了绿芽开发的性教育课程包。

课程包有丁丁豆豆动画片和配套课件教案
在绿芽举办亲子性教育辅导员培训的时候,吴培娟也把握机会,学习更专业的性教育授课。

吴培娟购买了绿芽上课展示的绘本

在完成课程实习的任务时,吴培娟所在的第四组的选题是“如何通过性教育帮孩子预防儿童性侵犯”,在确定选题之后吴培娟主动提出想要尝试做课程主讲人,她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锻炼自己的机会。

辅导员授课时段

“其实备课过程对我来说并没有很困难,因为在之前的听课环节中老师给我们提供了逻辑很清晰的讲稿。要说最大的挑战大概就是怎样把我们自己的内容充实进去,我们的讲稿总不能和老师的一样吧。”未来,吴培娟计划在她的学校开设更多的针对高中生的性教育课程。
她说,其实学习性教育也是她自我探索的过程,现在她的女儿5岁了,她想要和女儿一起探索性知识,给过去的自己多一点的答案,也在投身性教育的探索中不断影响更多孩子让中国的孩子补上性教育这一课

绿芽开发的儿童性教育教具

每一个性教育辅导员的故事,都让我们更加坚信,性教育这条路,我们走得并不孤单。在下一篇推送中,我们将为你带来社工刘璐的故事,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