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们的身份背景各不相同,她们有些是高中老师、有些是社工、还有的是在校学生,但对于性教育的热情却让她们走在了一起。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探索其中几位辅导员的故事,见证她们的突破和成长。
6月24日晚,为期近一个月的绿芽亲子性教育辅导员培训告一段落。在这段时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21名性教育辅导员们共同完成了专家授课和课程实习的环节。 

尽管这些辅导员们的身份背景各不相同,她们有些是高中老师、有些是社工、还有的是在校学生,但对于性教育的热情却让她们走在了一起。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探索其中几位辅导员的故事,见证她们的突破和成长。

她们分别是积极热心的老师吴培娟、勇于挑战的社工刘璐、严格谨慎的社工陈兰和温暖感性的社区项目负责人叶文婷。她们在性教育的路上有不同的步伐,但一样有了不少的进步呢。 

第二位介绍的辅导员是刘璐。自己小时候性教育的缺失和工作上看到小孩不正确的观念,触发她决定开始性教育的工作。

刘璐今年22岁,是一位社工,并在街道妇联工作。跟吴培娟不一样,她没有做过性教育相关工作。 

“想做性教育,但不知道怎么入手”,这大概是所有外行人的忧虑吧?

刘璐直到上大学之后才知道尿道和阴道是不一样的,没有接受性教育的缺失和遗憾是她想做性教育最早的原因

后来,她在工作过程中接触到很多小学生,也遇到了小朋友“出口成脏“、开与性有关的玩笑、不懂得尊重他人”等问题,比如很多四五年级的小学生一边将性作为一个带有羞耻意味的事情,一边又三句话不离性

作为一个社工,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地就想给孩子们做性教育

“之前我也看到类似‘亲子性教育辅导员’的活动,但当时没有及时报名就错过了,非常后悔。所以一看到绿芽的报名通知,就赶紧点开报名,当时可能过于激动,在公交车上填写报名信息还坐过了站。” 刘璐笑道。

在社区开展家长性教育工作坊
她对性教育的热情,贯穿了这次活动:按时听课,认真参与、及时交作业……更难得的是,毫无做性教育经验的她,在绿芽安排的线上的亲子性教育授课实践前,就在自己工作的社区开展了一场线下的家长性教育工作坊,反响非常好,社区里的家长都很支持这种活动。
在工作坊发小纸条给家长
她还是不断地改进、反思:“我在绿芽授课的当天上午,开展了一场线下的家长性教育工作坊。对比线上线下两种形式,线下活动没有讲稿,全凭自己语言组织,整场活动思路非常清晰;然而线上授课提前准备了非常详细的讲稿,讲的时候对着念,思路反而跟不上。”刘璐是个十分具有挑战精神的人。导师(性教育大咖们)给辅导员授课结束后,辅导员分为四个小组对乡村家长进行亲子性教育线上授课,每个小组负责一节课程。她们小组选择的授课题目是“性教育能给孩子带来什么”

她认为相比于其他主题,“性教育能带来什么”非常主观,影响家长对性教育的认识和接受度。“这个主题是最难的,如果能讲好这个主题的话,其他的应该就没有问题了。比较麻烦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不过我们组长很给力,让每个人写一份自己的思路,然后将所有人的思路整合起来;分工完成相应的部分,形成最终的讲稿。最后主持人、PPT制作、主讲人都是自己主动报名。”
辅导员的讨论
性教育讲课导师
经过这次培训,刘璐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成长。“从想做性教育但一直观望犹豫,到现在有了信心和决心去做性教育,在整个培训过程中学到了好多知识技能,主要是因为整个培训课程非常系统、全面,再加上那么多性教育行业大咖亲自授课,通过不同的老师了解了不同做性教育的机构、组织,这些对于刚入门性教育的人来说真的非常有帮助。顺便表白一下王龙玺老师~也感谢绿芽工作人员的辛苦付出,对我们提出的疑问,在群里回复得很及时。”
刘璐计划今年下半年以她工作的街道妇女儿童之家为依托,开展与家长性教育有关的系列活动,包括工作坊、小组、讲座等各种形式,会针对辖区内幼儿园老师、小学老师开展讲座和培训,具体方案正在形成过程中,另外也准备开始计划明年针对女青工群体开展性教育。
每一个性教育辅导员的故事,都让我们更加坚信,性教育这条路,我们走得并不孤单。在认识了吴培娟和刘璐后,下一篇推送,我们为你带来社工陈兰和社区项目负责人叶文婷的故事,敬请期待!
扫码捐赠,让更多乡村儿童获得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