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营走进从化乡村,不出城也能体验别样暑期。

 

不用到大城市也能体验丰富有趣的夏令营?这次,夏令营的主角变成了农村孩子们!

 

今年7月中旬至8月中旬,夏令营走进广东广州、韶关、揭阳、惠州等地的10个乡村,其中包括长流村、下埔村、山溪村、七北村、溪南村、红梨村、双象村、陂湖村、王宾村和社前村。开展阅读、艺术、游戏、性教育等丰富多样的乡土课程和活动,公益组织和100多名青年志愿者为500多个村里的孩子们打造了一个山里的“夏日乐园”,受到当地村民的欢迎和好评。

 

长流村孩子们的“夏日乐园”

识野草、画地图、给村民送凉茶

 

 

乡村写生、认识野草、做树叶书签、学擒敌拳、初识性教育、给村民送凉茶……今年夏天,在广州市区130公里外,从化长流村的孩子们的暑假过得与往常不太一样。

 

近三小时的颠簸,记者近日从广州市区乘车抵达了隐藏在郁郁葱葱山林间的从化长流村。一条清澈的小河从村子中间流过,小河两岸既有老式的平房,也有不少新建起来的两三层小楼。村委工作人员介绍,村里户籍人口近2000人,常住人口为400人左右,年轻人不多。

 

长流村夏令营,孩子们出发去往写生地点。

 

不过,记者发现河岸上传来一阵阵儿童的欢声笑语,村里并不缺乏人气和活力。

 

数十名孩子们正拿着画板和五颜六色的画笔,坐在河岸上对眼前的村庄和花草进行写生。几位穿着文化衫的青年则在一旁进行引导和教学。原来,写生是今年长流村夏令营的其中一门一个课程,参与的13名志愿者导师均为南方医科大学在读的大一学生。蓝天、白云、小桥、流水、青砖、小鸟、小路上的拖拉机……生动的乡村景象跃然在孩子们的画纸上。

 

孩子们正在写生。

 

担任本次夏令营义工组长的赵华杉告诉记者,本次长流村的夏令营从7月16日开始,由公益组织牵头,当地村委协助举办,营期为四周,共20天。“有许多参加的孩子都是在城里上学,放暑假后就回到村里的爷爷奶奶家。今年长流村的夏令营以乡土课程为主,希望能让孩子们重新认识自己的家乡。”

 

孩子们正在写生。

 

赵华杉介绍,参加夏令营的孩子总共有44个,主要是长流村的孩子,年龄跨度为3岁到12岁。在20天里,孩子们可以接触到阅读、艺术、游戏、社区、性教育等五大类课程。在野草课上,导师们带着孩子实地观察村庄周围的草本植物;在地图课和写生课上,孩子们也可以观察走访村子周围,用手中的画笔将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绘制下来。此外夏令营里还有一些导师们各自开设的“好奇心选修课”,其中包括艺术分享课,如用树叶做书签、画扇面、体验造纸术、压制干花、学习乐器等,以及体育课,如太极拳、擒敌拳、乒乓球和篮球课等。

 

农村孩子暑假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放下手机和游戏
重新认识自己的村庄

 

长流村村民、村妇联主席梁满蝉介绍,从2015年开始,就有公益组织来村里举办夏令营。她认为举办乡村夏令营对于村里的家长和孩子来说都有很大帮助。“乡村夏令营不仅丰富了孩子们的假期生活,从家长角度而言,由于农忙,家长缺乏精力看管放假中的孩子。孩子们聚在一起上课和进行活动,减轻了不少家长对孩子安全问题的担忧。”

 

“以前孩子暑假在家里除了玩游戏就是看电视,出城路途太远,因此假期过得很无聊。农村里夏令营的举办正好可以让孩子们放下手中的电子产品,参加一些有意思的课程。”梁满蝉的女儿今年7岁,准备上一年级,今年暑假和几位表哥表姐一起体验了村里的夏令营。“女儿在夏令营里学习做了手工糖和手工扇子后,还会将漂亮的成品拿回家送给我们。对于孩子来说,这次活动是一份珍贵的经历和回忆,我们也感到很自豪。”

 

她笑言,对于孩子来说,生动有趣的课程极大地丰富了他们的暑假。“很多小朋友一开始是不愿意来上夏令营的,觉得好像没什么意思,但是上了两节课后,他们每天早早起床,就是为了来上课。”

 

今年正在读四年级的黄梓炫是梁满蝉的侄子,他告诉记者,以前放暑假都是自己在家里看电视或者玩玩具,参加这次夏令营后不仅学习了很多有趣的知识,还结交了很多新的朋友。在这四周里,黄梓炫学习了八分音符,还练习了擒敌拳。“我很喜欢夏令营的课程,感觉很好玩!”

 

黄梓炫。

 

除了远离手中的电子设备外,通过给村民送上一杯自己亲手煲的凉茶,许多孩子发现,原来自己还可以通过这样的小举动来回馈乡亲,从而建立起更加亲密的邻里关系。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哥哥姐姐们煲好凉茶后,我们一起在炎热的天气里给村里的乡亲们挨家挨户送凉茶。虽然一直和村民很熟悉,但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尝试。”看到乡亲们接到凉茶后意外而开心的笑容,黄梓炫觉得这种别开生面的乡土课程也很有意义。

 

 

“00后”大学生当“导师”

让孩子大方谈两性
让乡土得到下一代认同

 

 

乡村夏令营主要实施“导师制”,不仅包含很多设计好的内容主线,也特别侧重对每个孩子的观察、倾听、欣赏的过程主线,让小孩子体会在团队中学习的过程,以及和导师的平等对话。夏令营结营后,导师们还根据和孩子们相处过程中了解到的情况,结合孩子性格、学习等方面的因素,为每一位孩子撰写结营报告,针对一些可以改进之处给家长提出自己的建议。

 

 

在长流村夏令营举办期间,刚满18岁的大学生“导师”们住在当地村民家中,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八点到村里设置的临时教学点——长流村文化活动中心进行课前准备,八点半开始上课。孩子们放学后,导师们还会在晚上聚在一起开会,总结一天的课程情况,并安排第二天的课程。“虽然每天都很累,但是和孩子们待在一起就感觉很开心,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锻炼。”赵华杉感慨。


长流村乡村夏令营

 

 

大一学生能教授给孩子们什么知识?临床医学专业的吴海波选择了以性教育作为突破口,他主要负责给孩子们上儿童性教育启蒙课程。经过四周的教学,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孩子们对于两性话题的态度转变。“我们一开始设置这类课程的时候很担心他们会排斥,但是后来发现实际效果还行,小朋友的接受能力很强。”

 

 

吴海波坦言,在第一节《我们从哪儿来》主题课上,当他介绍卵子、精子等信息时,小朋友们的反应很强烈。“他们当时说‘这老师好变态啊,怎么教我们这些东西!’”经过导师们的科普,到第二、第三节课上完后,孩子们已经能坦然地讨论起两性的话题,甚至有学生下课后向吴海波问起相关问题。“这让我也感到自己上的课对他们来说是有意义的。”

 

 

经过实际教学,吴海波发现还在幼儿园阶段的孩子由于说话不够流畅、理解能力较弱,大部分情况下听不懂导师说的内容。因此性教育应该从孩子上二、三年级后,有一定理解能力的时候就开始进行。“要让孩子们短期内知道很多东西暂时不现实,但是通过这些课程可以让他们知道,性不是变态的东西,性是可以被讨论的。通过简单科普启发他们去学习相关的知识,这就是夏令营里性教育课程的最大意义。”

 

 

赵华杉坦言,在20天的夏令营活动中,年轻的导师们也遇到了许多突发状况,“管理孩子们既要给他们发挥的自由,又要定好一些规矩”。在上《社区梦想家》课程的时候,导师们鼓励孩子们去探索开发社区内的东西,思考可以为社区创造或者改变什么。“班上有一个孩子想开一家烧烤店,没想到的是他真的自己就去做了。我们收到消息后,发现他在村子一处空地上架起了一个小摊子,食材和烧烤架之类的材料都备好了,准备开摊卖烧烤。”

 

 

孩子的举动让赵华杉和其他导师有点哭笑不得。出于安全和维护正常教学秩序考虑,经过耐心劝说后,赵华杉让孩子收起了摊子,回到夏令营的课程活动中。“设置这类课程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够启发村里的孩子们,让他们思考今后能为自己的村庄做出什么贡献。”她说。

 

 

从城市到乡村
乡土教育成夏令营另一种选择

 

 

近年来,夏令营的形式越来越丰富,出现了艺术、科技、体育、户外等等特定主题的暑期体验活动。作为暑假期间提供给儿童及青少年的一套受监管的活动,夏令营可以让参加者从活动中寓学习于娱乐,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不过,包括乡村体验型在内的大部分夏令营参与者均为城市里的孩子,相比之下,农村孩子的暑期活动选择则少了许多。

 

 

“为何不把有意思的夏令营给乡村孩子送上门呢?”近年来,一些公益组织开始关注到不同于以体验乡村生活的收费的“乡村夏令营”,以大学生为志愿主体,将内容丰富的短期支教活动给乡村孩子送上门。不同于传统的上课,乡村夏令营更多的是以参与式活动去启迪心智,陪伴孩子成长。

 

 

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蔡文方告诉记者,从2014年开始,他们开始尝试在暑假期间招募合作机构与大学生义工,将夏令营送进小小村庄,将创新教育与乡土认同的理念带给孩子们。今年在广东10个偏远村落开展的“榴莲夏令营”,便是蔡文方和其他公益组织合作的成果。通过对报名的大学生进行系统培训,在为期20天的乡村夏令营里,这些专业的团队将阅读、艺术、游戏、社区、性教育等五大类课程带给乡村孩子,关注激发他们的内在特质。

 

蔡文方(左一)与孩子们在一起。

 

在揭阳普宁溪南村当夏令营导师的高鱼,在结营后也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上野草课的时候,我带着孩子在溪南大寨探索,有个一年级的小男孩,讲话还有点含糊不清,路上一直在问:‘这个草是什么?’‘那个草又是什么?’‘这个石柱以前是做什么用的呀?’……那个画面一直印在我的脑海,连我也被孩子的好奇心感染到了,他真的在探索这片土地,他家乡的土地。”

 

“我们期待从理解一座始终陪伴孩子的村庄开始,鼓励乡村孩子探索世界,面向未来;从进入一座真实的乡村开始,支持青年成为有力量的教育创变者。”蔡文方表示,希望今后相关公益组织和村庄建立可持续的关系,让乡村夏令营长久地陪伴着孩子。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张姝泓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骆昌威、张姝泓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张姝泓、骆昌威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编辑:陈诗蓝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张晓宜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原文链接:http://www.gzcankao.com/news/wx/detail?newsi=534171&time=1565738087376&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