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信息时报记者 陈少韩

摄影:信息时报记者 陈少韩

 

年关至,很多公益机构都会做全年的总结:全年举办了多少场活动,吸引了多少人参与等等。数据一般都很好,但一年下来有多少是活动中留存下来的忠实粉丝呢?这个数据往往不如人意!

在将服务对象发展成忠实粉丝及志愿者这方面,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芽基金会”)的做法值得借鉴。在开展活动中,他们给服务对象——乡村妇女“赋能”、“赋名”、“赋权”,放手让乡村妇女们去做她们想要做的活动,让她们成为了社区发展的推动者,在活动中,收获自信与尊重的同时,也让社区居民因为她们的努力,而过上更加幸福的乡村生活。而一直以来,绿芽基金会以一个陪伴者的身份,陪伴着乡村妇女们的成长,让乡村妇女通过自己的服务去服务自己和村民,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赋能:给乡村妇女开展线上线下培训

每天在家里照顾老人、小孩,下田种种地,经常受到许多性别不平等的对待……很多乡村妇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当村里办活动的时候,被轻视的她们如果越不去参与,她们就会越来越被边缘化。那如果想要让她们去开展活动,赋能是非常必要的。

绿芽基金会“乡伴计划”项目官员谢晓玲说:“赋能除了可以增强她们的能力,还可以增强她们的自信心。为此,我们搭建了乡村妇女线上线下的社群网络,并给她们做培训。有很多对公益感兴趣的乡村姐妹会加进来,还有一些姐妹是看到别人加进去,自己也很好奇,然后加进来的。”一开始,绿芽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邀请了很多其他乡村姐妹在培训里面分享自己的故事,也推出了管理、团队建设等课程。

谢晓玲说:“一开始,我们会把自己认为‘对乡村妇女有意义’、‘乡村妇女需要’的内容作为课程,但是,在一段时间的执行后,我们通过统计数据,发现姐妹们关注最多的课程并非是我们觉得她们会最在意的课程。所以,我们在线上进行了初步的调查,让姐妹们提出需求,并且按照她们的需求去制定课程的专题内容,例如:妇女自组织建设、社区生活营造、生态种养推广、乡村公益旅游等。”

发展到2018年11月的时候,线上培训的负责人已经不是绿芽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了,而是由5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乡村姐妹组成的“社群管理小组”,她们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制定专题,而绿芽基金会做的是监控一下课程的方向,给予她们专家、技术支持。谢晓玲说:“我们发现有很多新人主动加入,因为她们觉得在这个地方,有她们真正想要的东西。而且在这里,她们不是等着有活动去参加,而是可以参与到活动的策划执行中去。”慢慢地,她们不断地发掘自己的潜力,点亮了自己心中的希望,她们渴望继续学习,带领村民们一起追求幸福的乡村生活。

 

  赋名:帮乡村妇女成立自组织

  有了一定的能力可以在村里面做活动之后,有的乡村妇女会很积极地想要实践,也有的乡村妇女会有些胆怯。这时候,作为陪伴者的绿芽基金会就是她们背后的推动者和支持者。针对有能力可以在村里做活动的乡村妇女,绿芽基金会会鼓励她们在村里举办小活动,例如:三八活动、认字活动等。如果队伍强大了,绿芽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会支持她们成立自组织,做“半乡学堂”。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乡村姐妹们有困难或者出现分歧,绿芽基金会就站出来,协助她们,帮她们“赋名”,让每个乡村妇女都找到自己合适的职位。半乡学堂成立之后,绿芽基金会还帮她们找到自己的定位,发挥自己的特色,用适合自己村庄的形式去经营一家可以推动乡村发展的半乡学堂。谢晓玲说:“目前,半乡学堂总共有30个,而每个学堂里面所做的内容也不相同,有的是图书阅览室、有的是民宿、有的是社区服务中心、有的是文艺队……”

 

  赋权:让她们主导并解决社会问题

除了“赋能”和“赋名”,“赋权”是绿芽基金会在把服务对象培育成志愿者的重点。公益机构是为了服务对象做活动,那做什么样的活动才能让服务对象得到更好的收获呢?最清楚这个问题的人其实就是服务对象自己。

在“乡伴计划”项目的执行过程中,绿芽基金会先在村里挖掘妇女骨干,然后给她们赋能,给予她们一些专业知识的培训。之后,再协助妇女骨干在村里面聚拢一群妇女,给她们赋名,帮她们分工、规划职务分配,一起去做她们喜欢做的活动。在具备一定的基础后,乡村妇女们就可以成立一个自组织,在村里建一个公共空间,大家规划去做一些解决社会问题、一些造福村民的活动。回顾这整个过程,绿芽基金会对于这些乡村妇女而言,就是一个陪伴者,绿芽基金会把活动决策执行的权力放给乡村妇女。而不管是在哪个阶段,乡村妇女们遇到困难,需要第三方支持或者是有需求的时候,绿芽基金会就是他们的后盾。

通过绿芽基金会的介入支持,乡村妇女们越来越有自信和责任感,她们不断地开发自己的潜力,让自己在“学习”、“实践”、“被认可”、“再学习”、“再实践”、“再被认可”……这个良性的循环过程中,不断地成长,让大家准备的活动能够真正地走入服务对象的心里,达到最好的效果。谢晓玲说:“我们希望把更多的资源带给我们的服务对象,把她们培养成能力者,也希望有更多的机构可以支持她们,集合多方力量,让她们能够靠自己的努力获得自主、平等、幸福的生活,推动乡村社区的发展。”

 

档案君有话说

  赋权是否会让活动失控呢?

在广州这座城市里面,每天都会很多各式各样的公益活动,很多活动看似很热闹、看似效果很好,但是,到底好不好呢?相信很多活动的主办方都会有一些思考:“这些活动是服务对象想要的吗?服务对象能够在活动中收获到多少……”如果有一天,让你放手、让服务对象自己去策划、执行他们自己想要做的活动,你敢吗?你是否会担心赋权之后,会让活动的方向失控了呢?

同样是带着解决社会问题的初衷,绿芽基金会在介入之初并没有直接去做相关主题的活动,而是去培养乡村妇女骨干,让她们去做自己需要的活动。其实,很多乡村妇女一开始做活动的时候,都会选择做文艺类活动,因为这种活动是她们喜欢的,而且是村民参与度高的。虽然这些小活动看似意义不大,但正因为她们自己去做了这些活动,还得到了村民的认可,她们能够更加自信地参与社区活动,并且赢得更多人的尊重。不间断地举行活动,同时又不间断地参与绿芽基金会的培训,等到乡村妇女们在村里被信任,被支持的时候,乡村妇女们就可以将自己在绿芽基金会的培训里面所学到的“性别平等”等方面的宣传知识用适合她们村庄的方式去做传播。赋权的时候,公益机构把握大体的方向,在不触犯底线的前提下,可以尝试放手让服务对象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或许会有不少惊喜。就像绿芽基金会一样,乡村妇女们不只是服务对象,而是主导者,而她们所做的活动的效果必定比第三方为她们策划好的活动更胜一筹。

她是第一次从大山深处来到遥远而美丽的三亚,满心想的,是把看到的美丽的风景、经历的美好的事物,带回她坚守了15年的山村学校,分享给她的孩子们。

 

 

文章来源:信息时报爱心档案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1R22iDeefMdY-CCuZ25K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