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和七个小学的孩子聊天。

其中一个小学二年级,六个小学六年级。

聊到性教育的话题时。

“小学没有性教育相关的课程,老师没讲过”

“女生应该留长发,男生应该留短发。”

“现在来月经不痛,老了越来越痛。”

“同学说拥抱就会怀孕。”

 

在成年人眼里,这些话可能显得有些匪夷所思,甚至稍显无知。可这就是现实生活中,乡村的孩子对性知识的认知。性教育的普及率在乡村,远未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

在绿芽六周年的年会上,来自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的唐昆教授,带来了去年与绿芽共同完成的《乡村儿童性教育现状报告》

通过这次分享,我们对于乡村儿童性教育的现状或许能有一个更好的认知。
唐昆教授

那乡村地区儿童性教育现状究竟是怎样的呢?

 

课程覆盖情况

 

根据数据其实可以看出,随着教育水平的增长,城乡之间课程覆盖的差距在逐渐缩小。但在小学阶段,城乡之间加起来的课程覆盖率尚不足10%,而乡村占据的比例仅有3.3%而已。

性教育的效果

 

 

即使在接受过性教育的年纪较大的学生中,性教育的效果也并不理想。能够正面回答性知识的孩子很少。如果我们将满分100分的测试定为60分合格的话,绝大多数的青少年都不能达到合格水平,而女孩比男孩更低。

 

乡村的孩子面临着更严峻的情况,以西部某省6所乡镇中学为例,在517个孩子当中只有142人接受过性教育,而在这142个孩子当中,性教育课程超过5节的只有20人,不足15%

当城里的孩子可以通过多渠道获得性教育相关的知识时,乡村的孩子相比之下则很少有渠道,他们面临的风险也会更高。
风险

 

我们可以看到,在15-19岁的孩子当中,发生重复流产的,城市里发生了一次的有32.54%,两次的有7.58%,三次的有1.07%,乡村的孩子则每一项的数据,都要高过城里的孩子。

 

关于艾滋病的调查,农村的整体趋势是呈现为下降的,但整体来说情况依旧不乐观。而且有很多农村的人到城市成为流动人口,如何帮助流动人口预防艾滋病成为更大的问题。

问题在哪里

 

那么出现这些现象的问题究竟在哪里呢?其实从个体到乡村、社区、政策都存在很多问题,而贯穿其中的核心就是——性与性别平等的观念。

现在对儿童教育还是威胁式的:警告孩子不能早恋、早恋会有各种各样不好的后果。而不是告诉大家保护自己的权利,以及如何发展自己。

从社区来说,很多地方的卫生资源、心理资源都是十分有限的,包括一些乡村医生的态度、知识都非常欠缺。

 

 

针对这些现状,我们能做些什么?

平台的建设

你我伙伴

内容的开发

绿芽基金会——丁丁豆豆成长故事

模式的探索

提案的提出

 


其实我们希望做的事情,不外乎就是:让儿童在现在与将来都能实现身心健康与社会幸福。
*点击获取乡村地区儿童性教育调研报告文件